全职叶黄
随便写写

【叶黄】舞台剧


  叶修有些惆怅地望着面前的舞台,道具纸板在寒风中颤抖着,各色灯光打下来却显得它们更加可怜。

  两个星期前,叶修所在的班级被通知学校文艺汇演需要每个班排练一个节目,作为文娱委员的苏沐橙沉思了一会儿,决定演舞台剧。

  悲剧就是这么上演的。一大群男人提出了各种各样数不清的想法,艰难的确定了题材之后,对原来的剧本作了如同禽兽般的改写。

  叶修拿到剧本后迅速的扫了一眼,面对一脸“我什么都不知道”的苏沐橙,慢悠悠地扯出一个笑来,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就演这个吧。”

  “老叶我跟你说这个剧本题材老套没有爆点一点都不好啊我去,咱们换个剧本吧。”站在一边的黄少天焉了吧唧的,拍了拍叶修的肩膀。

“我看这剧本挺好的呀,少天你脸色咋这么难看啊。”叶修把人拽过来,捏了捏黄少天的脸。

苏沐橙不忍直视地别过脸去, “你还不知道啊?”

“我知道什么?”叶修看着黄少天十分茫然。

  “少天抽签演反转啊,还是主角!”

  “……” 叶修表情顿时就不太好了。

“靠靠靠靠!苏妹子你闭嘴!”黄少天顿时就炸了,“所以老叶咱们就不演这个了吧好不好。”

 “白雪公主还是小红帽?女主角大人,你自己挑一个吧。”苏沐橙递上两本童话书,笑的无辜。

 “……”

两个星期的时间对于准备一场舞台剧来说是相当紧迫的,加上高中的学习安排十分紧凑,也就是说演员们需要牺牲自己只剩下一点点的课余时间来排练。所以,被塞了剧本的同学整齐划一地表示了对这个舞台剧的嫌弃。

  “……”喻文州的脸上带了一些少有的严肃,“能不能换个角色?”

  摇头。

  
“我们班能弃权吗?”孙翔大吼。

  摇头。

  
“我仿佛看见了一出喜剧。”张新杰如是评论道。

  叶修嘿嘿一笑,“有黄少天在,那肯定得是喜剧。”

黄少天怒:“凭什么他不用演!”

“呵呵。”叶修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楚云秀还在努力的做着本份工作,“剧本可要好好背,这个童话故事大家肯定都听过,背起来也不会很久的。”

  “我是汉子,小时候不看童话故事!”张佳乐挥舞着手里的安徒生童话抗议,“抽签演角色是谁想出来的,就不能自愿上场吗?”

   “为了舞台剧的效果,而且这是全班都要参与的活动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”苏沐橙站在讲台上屈起手指敲了敲黑板,吸引大家的注意,“所有的抗议一律无视,两天后排练,你们可得给我安分点。”

事实证明排练的时候更加可怕了。三个主演像傻逼一样在台上乱蹦,剧本也背的磕磕盼盼的,再加上黄少天一出场全体更是控制不住地笑场,终于把人气得炸了毛。

  “这还能排的下去吗!!!”黄少天第N次从幕后蹦上来被笑声洗礼,道具篮子被他一脚踢下了台。

  “少天大大冷静啊。”叶修憋着笑跑过去把篮子捡了回来,“我们班的舞台剧就靠你了英雄!”

  “对啊,你可是主角啊黄少!这么帅的设定要珍惜!”方锐在台下幸灾乐祸地拍马屁。

  “人家文州都还没说什么呢。”叶修摊手。

  “但你真的是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张佳乐一边笑一边捂着肚子,就差滚地了。

  “注意职业素养啊张佳乐同志,要笑偷偷笑。”叶修补刀。

  “这剧没法演了。”楚云秀翻了个白眼。

周.什么都不用演.泽楷: “……”

  鸡飞狗跳了一段时间,排练终于到了头。

  有句老套的话怎么说来着?在众人的盼望下,文艺晚会如约而至了。

  主持人在台上念着一个又一个奇葩的节目,舞台剧在一堆舞蹈、合奏下显得格格不入起来。

  苏沐橙向天发誓,她真的已经尽力动员了,心里工作做得特别到位。可这是一群什么人啊?淡定的完全不需要心理辅导,只是黄少天在叶修一次又一次的调侃下翻了一个又一个的白眼而已。

  真是厚脸皮!方锐瞬间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形容词来形容面前的一堆人。

  接着,主持人富有感情的声音从台前传了过来,“下面有请高三二班的同学为我们带来舞台剧——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!”

  台下一片哄笑。

在一阵凄惨悲凉的背景音乐中,两个手拉手的好基友,不,好朋友一蹦一跳的出场了。

  “哎呀,你们怎么还听这么老土的歌呢?”舞台另一侧走上来的韩文清面无表情地说完了这一段台词。

  “你懂什么!”张佳乐声情并茂地反驳,“古代的歌曲多有韵味啊,你这个不懂欣赏的粗鄙之人!”

  “对呀对呀!”孙翔一脸便秘地掐着嗓子喊道。

  “听说以前的学校可好了,不像现在,整天对着冷冰冰的电脑,我都快要闷死了!”张佳乐十分配合的嘟了嘟嘴。

  “没错!”孙翔看着天花板生无可恋地附和。

  “既然这样,”韩文清双手抱胸,“那么我们去以前的学校学习吧!”说完转身往台下走。

  “哎等等等等!”孙翔浮夸地做了个前倾身子拉住韩文清的动作,“以前的学校有什么好玩的,不如我们去以前的丹麦吧!”

  “好呀好呀!”张佳乐做了个傻白甜的表情。

  “那让我去找被我丢掉的时光穿梭机!”韩文清甩开孙翔的手,毫不留情的扭头继续往台下走去。

   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坐时光穿梭机呢!”孙翔再次拉住韩文清,空出另外一手从裤带里掏出了一个纸盒,“我这有从淘宝上买回来的月光宝盒!咱们快穿越吧!”

  一阵激情四射的音乐响起,两边各拿着一个道具门纸板的同学猛地合上了门,把三个演员挡在了里面。

  而台下的观众看着这一出闹剧陷入了懵逼状态。

  当门再打开的时候,音乐换成了北风呼啸的声音,三位穿越过来的现代人靠在墙角里搓着手感叹,“真冷呀!”

  “咦?”张佳乐忽然伸手一指,“那是什么!”

  只见灯光打下来,正好把从幕后出来的黄少天罩住了。他拿着一个竹藤编的篮子,踩着音乐的节奏一蹦一跳地跑到了墙角众人的面前。

  “呀,这不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吗?”孙翔吼道。

  “这天真冷啊,好久没看见雪下得这么大了,话说你们仨挤这干嘛呢?取暖啊?让让让让!”黄少天叉腰对三人说。

  明显懒得动的三个人疑惑的问道,“小女孩,你怎么还没回家?”

  “是不是眼瞎!这么一大篮子火柴没看见吗?不卖完那个又嘲讽又不要脸的家伙会打我的!”黄少天委屈地吐槽着。

  此时,台下叶修的表情十分严肃,“我现在特别好奇剧本是谁写的。”

  苏沐橙和楚云秀一起望天。

  “这么冷的天,小女孩你快划一根火柴吧!”仍然霸占着墙角的张佳乐指了指篮子。

  “好啊。不过那个谁敢不敢把墙角还给我?”黄少天从篮子里拿出火柴准备划的时候朝张佳乐翻了个白眼。

  “这都什么年代了!”孙翔突然蹦出一句剧本上没有的台词,把其他三人都吓了一跳,齐刷刷地转头去看他,“还用火柴?我这有个捡回来的打火机……”

  眼看画风越来越不对劲,韩文清飞快地使了个眼色,张佳乐猛地捂住了孙翔的嘴,“打什么火机!这是古时候的丹麦!”

  黄少天很配合地问,“打火机是什么?”

  “吃的。”韩文清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。

  “哦,这样啊,好吃吗听着蛮好吃的啊?”

  火柴着了。

  “哎哎哎小女孩你火柴点着了,快点取暖吧。”张佳乐大叫。

  道具纸板竖了起来,那一团伪造的火焰散发着金色的光芒,给蹲下来双手凑上前的黄少天带来了温暖。

  “哎呀。火柴灭了。”也蹲在火堆旁边的韩文清说道。

  “再划一根吧!”孙翔终于被张佳乐放开了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站起来。

  第二根火柴被点着,张佳乐拖出来一棵圣诞树,在背景音乐《Merry Christmas》下,四个人手拉手围着圣诞树蹦哒。

  “视觉冲击!”方锐捂着脸。

  叶修呵呵一笑,“傻透了。”

  “我觉得我们的喜剧非常成功。”王杰希看了一眼四周,点了点头。

  第二根火柴也灭了,黄少天在墙角蹲下,从篮子里取出了所有的火柴,一起点着了。

  黄少天在火光下看见了已经过世的奶奶,在夜空上缓缓向自己飞来。

  “少……咳小女孩啊。”喻文州上场,拉着黄少天的手深情款款地遥指天空,“跟奶奶一起回家吧。”

  “桥豆麻袋小女孩你不能死啊!!”孙翔悲伤地大喊。

  “闭嘴!”张佳乐和韩文清一起捂住了孙翔的嘴。

 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死,呸,下场了。

  道具门又缓缓关上。

  第二天一大早,人们发现小女孩死在了街头的墙角,脸上带着安详的微笑。

  “真可怜嘤嘤嘤。”其中一个妇人拿着手帕拭泪。

  “她还这么小啊呜呜呜……”另外一个妇人趴在同伴肩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 苏沐橙对自己班女生的演技非常满意。

  “天呐小女孩死了!”张佳乐和另外两人站成一排,低着头喃喃自语。

  “我们回去吧。”孙翔掏出那个被压扁的月光宝盒,表情悲伤。

道具门又关上了。

  “小女孩!”道具门打开的瞬间,黄少天正牵着喻文州的手走在前面,张佳乐上前一步,叫住了黄少天。

   “谁在叫我?”黄少天回头,正好看见张佳乐一副神似紫薇别走表情包的样子,差点当场笑喷。

  “小女孩你别走!”

  “你们是谁?”黄少天一脸莫名其妙。

  “我们是从一千年以前穿越过来的中国小朋友!”孙翔骄傲地说。韩文清立马递上红领巾。

  “……是……吗……”喻文州放慢了好几倍的语速,艰难地模仿着老奶奶。

  “是吗?”黄少天惊奇地向他们挥挥手,“那快来一起玩吧!”

  四个人手拉手围成一圈蹦哒的场面又出现了。

  喻文州鞠了个躬,门关。

  主持人走上来,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面部抽搐地拍了拍手,“谢谢高三二班优秀的同学为我们带来的《全世界都说中文》!”
 
“我靠这该死的舞台剧终于演完了。”张佳乐半死不活地趴在幕后的桌子上。

  “你们刚刚捂我嘴干嘛!”孙翔怒。

  “哎大家辛苦了啊。”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头。

  “请吃饭呗!”方锐起哄。

  “对呀我们演的都快死了!”黄少天附和。

  “好啊。”苏沐橙微笑,“叶修刚刚说要请大家吃宵夜来着。”

  “喂喂哪有这么坑我的。”
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老叶叫你什么都不干活该哈哈哈哈!”

  “黄少天小朋友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!” 叶修心情复杂地看着还画着妆穿着戏服蹦哒的黄少天。

  “这么一说他好像还真没往里拐过。”

该卸妆的卸妆去了,留下一堆后勤照顾着道具,在人群里穿梭。他们打闹的笑声还能隐约听见。

舞台上还演着别的节目。
 
 
 
 
 
 

评论(11)

热度(44)